月丙烷

痴心绝对

翻到一张很早的画
当时忙忘了 偷懒画出来这个之后就搁着了,昂…到现在也没改改(望天)


当时看傅磕巴时候一个脑洞的片段
琴师带着被军阀逼疯的戏子流亡多年,若干年后带着戏子回到老戏楼,戏子恍了恍神唱还能唱出当年的曲(←画成这样哪里看的出来)


1p准备杀人灭口的蟒蟒

2p是本来想好好画,画笔压却突然出问题而产出的灵魂端午节条漫(我态度真的不想这么敷衍,字也没有这么丑(哭泣)

总之2p就是在食物面前就算惹大姐是生气了也只能认怂的大哥

和心疼大哥的阿诚(画不下去了(对不起 还有个错别字(跪倒在地

端午快乐 


快考试了摸张先解解手瘾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"急什么 你看我家军师已经在想办法了嘛."


被打断思绪的诸葛亮:"闭嘴……"




——总是被无条件信任着的感觉奇妙对我来说又有点奇怪







老大,你的街拍也好看

去睡 去睡 晚安啦

明天也依然很普通地喜欢着你,开始接受我早就心知肚明的事。站得更坚定,陪你走下去。因为你不止需要她一个人,对吧

龙 晚安

为什么是白得像牛奶而不是白得像马奶
为什么是黑的得像巧克力而不是黑得像巧科力


(´・д・`)